第十六章 染指“花蝴蝶”田蜜

??——??16.染指“花蝴蝶”田蜜
??我第一次与阿东到干妈家参加宴会时曾见到两个给我印象很深的女人,一个是干爹的前妻,叫徐露娘,今年45岁,与干爹一样是港商,她16岁上国中时爱上读大学的干爹并生了一儿子,后又有一女儿。儿子叫何耀明,差不多三十岁了,娶妻叫田蜜,由于美丽而妖艳,人称“花蝴蝶”,他们俩也像父母一样是早熟品种,现已有一个11岁的女儿。干爹的女儿现嫁在新加坡,很少来与父母团聚。
??干爹和前妻原一起是最早到中国投资的一批港商。但两人到中国不久,就离了婚。原因很简单,主要是当年徐娘年轻风流干爹对其较反感,但由于干爹原是一般阶层,是得到岳父的资金和帮助才发达的,所以就受制于从小娇生惯养的妻子,刚好那年干爹遇到了离婚不久的干妈,于是干爹与徐离了与干妈结婚。
??后来,徐露娘以为丈夫离了婚就会使自己事业一败涂地,到头来还要求自己,谁知干爹有了干妈的支持,事业越做越大,虽然徐露娘的事业也有发展,但比起干爹来却的小巫见大巫了。刚开始徐还对干妈看不起,但心胸宽广的干妈却一次一次让徐佩服起她来,两人还成为了商场上的朋友,日常生活也有不少交流。在干妈的同意下干爹将公司几千万资金的股份送给了儿子何耀明,何耀明又分别给了他妈妈和妻子田蜜一部分,所以干爹干妈的公司中他们也有份。但由于徐露娘和何耀明要打理自己公司的事务,实际在干爹干妈这边公司,是田蜜是代表有这边工作。
??田蜜和丈夫同岁,今年29。她有着白领的工作能力又有着金领的生活方式。一个有魅力的女人,她可以轻松地做好一单生意,也可以轻松的把她看中的一个男人引上她的床。男人们都叫她“花蝴蝶”,她的感觉是她征服了男人,而不是男人征服了她,因为很少有男人能征服她的**,就是有那可能在生意上就有输招。
??由于在干妈的公司里,我要在干妈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而且我知道田蜜这种女人不是一个真心付出的女人,她所要的只是快感和**。所以我很少接触她。
??说实话,这样的女人送上门来我还是不放过的。只要不给干妈和相关人知道就行了。
??在几个女人身上,我已经尝过了女人的妙处,我发现我以前没有女人的时候发疯地**,而现在,没有女人简直就不能焕发我的精神,激发我的思路,强壮我的身体。每当我痛快淋漓地干完一次,就觉得格外有力量,做什么事也格外顺。
??我觉得我的荷尔蒙分泌得太旺盛了。每当夜深人静时就想日间见到的她们,就要**。
??而那次并不是我的主动出击。而是田蜜的引诱。而我乐于上当。
??那天晚上我洗澡后躺在床上看球赛。已经十一点多了,有电话来,我一听是田蜜打来的。她说就在我家附近的茶庄里,要我过去。
??我过去时,她已在那里等我了,她问我在哪里,我说准备休息了。她连道难得,连夜生活都不出来过,我解释说一是我不太习惯,二来没意思,三来没钱,虽然我的公司已赚了上百万,但我只留下十几万,全给林叔叔了。其实最主要的我爱在家看书。
??我们边喝边谈,一个多小时,她要我送她回家。
??路上,她说她婆婆和丈夫都回香港了,她闷得慌,就自己出来散一下心。
??她家是一套跃层公寓。到她家,她叫我在客厅等她,她自己上了楼。十多分钟过后,她下楼来,一头柔柔的长发披在肩上,身上围着浴巾,而她胸以上连同双臂都祼露着,浴巾的下摆只遮到膝盖上方,她一手提着浴巾生怕它掉下来。当我看见她面部时,顿时被她的妖艳所惊呆。新描的眉和眼影,鲜艳的嘴唇,发骚发浪的臀部不住扭动,她充满肉感、黄发闪着金光,胸部丰满,胯骨宽大。她的动作迟慢,踏实,像懒洋洋的一头母兽。大眼睛像做梦一般反映出深沉的天性的骚动。她性感的舌头不住伸出来卷舔着艳唇。我站起来,从花瓶里抽出一枝红玫瑰叼在嘴里,慢慢地向她走去,可她却一步一步后退着到了梯下,一手提着浴巾一**荡地向我勾动。我舔舔嘴唇,慢慢跟上楼去,当在楼梯中间我跟上了她,抱住她,我将玫瑰衔在嘴里递给她,她叼住,巧妙地一转身从我的怀抱里脱出,我只拉住浴巾一头,而浴巾随着她身体的转动荡开了,她只着薄纱乳罩和薄纱亵裤的身体露了出来,她性感的淫荡的身体使我进一步发狂,我冲了上去,而她一闪进入了她的房间。可正在这时我已扑到,将她扑倒在地毯上,虽然我们腿都还露在房门外,但我已是顾不上什么了,我按住她狂吻起来,而她也热烈地回应着我,并不断地用下身来搓我发涨发硬的下体。
??“阿蜜,你知道吗?那天在游泳池里我就想干了你!”
??“是吗?你真坏!你那天这东西那么大……过后好多女人都说你呢。”
??“你想不想?”
??“我看你是中看不中用。”
??我露出了淫笑,“……好……看谁先软……”说着双手不停地在她的**上游移着。
??“嗯……嗯……哦……喔……嗯……好哥哥……你好行啊……”放荡的阿蜜贪婪的吸吮着我的舌头,燥热的快感弄得她**发胀,不住浪吟。
??红纱乳罩是透明的,高耸丰满像大白馒头的双峰,峰顶挺立的花蒂羞红诱人,我更加的欲火中烧。
??我轻轻拉开阿蜜白藕般的手臂,张嘴隔着乳罩吸吮起粉红色的**,另一手则揉着另一个大**,“亲哥哥……好哥哥……嗯……好舒服……”此时的阿蜜体内的快意像电流刺激着全身。
??我伸手到阿蜜的亵裤上却摸弄她的肥穴,而阿蜜也毫不遮掩的张开双腿,露出早已泛滥且肥厚娇嫩的肥穴,而且光洁无毛。我一手环抱住她,吻着她的性感的嘴,而一只手在她她肥穴上抚弄,虽隔着红纱亵裤,但薄如蝉翼的亵裤让我感觉如无它物。
??“嗯……嗯……哦……喔……嗯……”浪水汨汨而出,竟湿了半条小裤。
??我凑上嘴开始舔舐那肥美的**,连续的舔弄让阿蜜浪淫连连,“啊……啊……喔……弄死人啊……喔……舔死人了……”
??阿蜜的肉穴里**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我灵活的舌头继续在**上来回滑动着,还不时吸着充血发胀的阴蒂,全身发烫的阿蜜在我的舌头伸进**的同时,按着我的脑袋拼命压向自己的肉穴里,我用舌头在阿蜜的肉缝里搅动,她被搞得欲火已到了极点只想有根粗大的**狠插自己的嫩穴。
??“阿蜜……姐姐……咱们到床上去。”我边撸去她的乳罩和亵裤边说。
??“好的……”阿蜜饥渴的看着我,我抱起她发软的娇躯向床上走去。他将她平放在床上,边脱衣服边仔细欣赏她的身体。
??一丝不挂的阿蜜平躺在床上,玲珑有致的身材,胸前两只丰乳随着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那白玉似的大腿修长而光滑,雪白的肌肤充满弹性与诱惑,而她那丰腴的双腿早已迫不及待地张开了,露出迷人的蜜处,湿润的肥穴显然做过美容,光洁得一点毛也没有。我看着阿蜜那被欲火燃烧的娇美的脸蛋,感觉她是那样的妩媚,俏丽与娇媚交汇成一张极性感又富诱惑的脸庞。
??虽然我见过不少美女和肥美的妇人,但也看得意乱情迷,“你……你……你……好美”
??阿蜜心里也是一阵高兴,说道:“你也长得很帅呀!”
??她边说,边直视着我的身体,娇媚的说到:“快开始吧!我真的不行了……我好想的那又长又大的东西弄进来……”
??阿蜜双手抚摸着我的**,我玉茎早已坚挺胀大,一经她的触碰立刻抖动不已,她惊喜地握着它,慢慢地搓拉、抓揉、挑拨、捏扯,时重时轻、忽上忽下,玉茎更加的炽热,坚硬,粗长。
??我将她压在下面,挺起高翘的玉茎,对准了她美丽的肉穴,先对着那颗红润的阴蒂一番顶触与挑逗,随后**慢慢地插进她的**里。
??虽然阿蜜缝窄洞紧(她生女儿时是剖腹产),但水滥湿热,娇嫩充满弹性的肉穴,我硕大的**顶入了一半她就有点受不了了。直挤得她张口吐气,顶得她屁股往前挺进,口里也不停地娇叫连连,流出大量的**。我借着**的润滑,并不完全顶入就抽送起来,清楚地感受到阵阵湿黏的热流,不断的刺激**。
??我紧搂着阿蜜抽搐的玉体,在紧窄的肉穴中抽送,随着进出的次数增加,她的娇呼呻吟开始有节奏地逐渐提高了。又湿热又紧实的肉穴,和**激烈的推拉与磨擦,带给两人无尽的畅快,汗流全身。
??我急速地以粗壮的**撞击她早已水滥成灾的肉穴,“噗滋,噗滋”的交声不绝于耳,她的娇喘与**也几近声嘶力竭。
??好……好棒……嗯……嗯……美死了……**好舒服……哥哥……你干得妹妹太舒服了……妹妹要……啊……哦……哦……嗯……妹妹要舒服死了……再进去……我……我要死了……嗯……要……要飞了……嗯……哼……哦……
??我抽送的越快,她的反应也越发放荡,我看着眼前这位饥渴淫女,也拿出他的绝活全力应战,不停的变换抽送的节奏,**得越来越厉害,阿蜜媚眼若开若闭,两只纤纤玉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嘴里**着:
??哼……啊……我……我亲……亲哥哥……啊……美……美死了……我……插得好……好舒服……呜……哼……唉呦……快……快……我……人家要不行了……啊……我要……嗯……啊!
??我每抽十多分钟就放慢速度,奸得阿蜜**连连,不住尖叫淫喊,整个房里都充满了淫荡的气氛,我更是顶着阿蜜从床上到地毯上,到沙发上,到走廊上,阿蜜从我身下到我身上,弄得她快活无比。
??你想想,一个女人的下体被一个男人这样粗大的玉棒长时间**,能不崩溃吗?而我想到这女人是别人的妻子,要让她知道我的比她丈夫更棒,哪管她许多?尽将一根又硬又大又长的玉棒直捅到底,一个多小时后,我感到下体奇热,更猛烈更用力**着,直插得阿蜜娇叫连连,突然阿蜜全身颤抖,收缩的子宫不断的吸吮着我的**,浓烈的阴精源源不绝地流出,淋得我有说不出的舒服,我屁股一紧,也忍不住地大股大股向阿蜜的体内源源射出精液……
??当我射出阳精之后,全身无力的趴在阿蜜白嫩丰满的玉体上,轻轻的吻着那香汗淋漓的**,阿蜜柔顺地享受着我的轻吻,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这位英俊的师哥,低吟道:“我死了……”
??热情过后,我和阿蜜躺在她与耀明的共有的那松弹柔软大床上,抱着阿蜜,轻轻抚摸着她**和蜜处,我俩情话缠绵地入睡……

上一篇:第十五章 再一次恋爱,爱上公主姗姗 下一篇:第十七章 出差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