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在玉艳姨的床上

??——??18。在玉艳姨的床上我和玉艳姨、姗姗同欢娱
??谁知第二天一早,我和姗姗出去吃早餐,路上她问道:“昨晚你干什么?”
??我吃了一惊,掩饰道:“没、没干什么呀。”
??再仔细看这美少女,她眼睛有一点红,怪不得早上我觉得她有一点不对,心里一惊,莫不是给她知道昨晚的事了?
??果然,姗姗道:“不承认?你和我……那个后……又和我姨……”
??她都知道了!我见她了解得这么清楚,也没必要掩饰,道:“姗姗,我……是和艳姨做了,因为你已经累了,我又没得,我怕你承受不了,但当时我又是涨得要死,怎么也消不了,所以我就那个了艳姨……你不要怪艳姨……要怪就怪我吧,我知道,我没资格做你的丈夫,我没有做附马的命……”
??姗姗道:“峰哥,你还爱我吗?”
??我道:“我爱,爱得要死,我情愿为你去死……”
??这是我的真心话,这世上有好多个女人值得我为她去死,姗姗是最值得的一个。
??姗姗感动了,靠着我道:“其实我没什么,我怕你是那种花花公子,要一个丢一个,男人有一两个相好的我觉得没什么,没有外遇的男人是没有吸引力的男人,不过,我保证一辈子只属于你,因为你太强了,彻底……征服了我,昨晚我见这样觉得你好棒好强,但又有些心疼,我以为我没吸引力了。”
??我也感动了,姗姗是如此通情达理,我道:“姗姗,我、我是怕你受不了我的……我每天都要一二次,有时我见你被我弄得眼圈发青,没一点精神,又心疼你,怕你被人笑话,不忍心再要你,但又想得要命……”
??姗姗道:“峰哥,我知道我满足不了你,我常常被你弄得要死,但还想要……你太优秀了,哪里都一样优秀……怪不得我妈会允许我没到十七岁就可以和你相爱。”过了一会,她又道:“要是你太想了,你想找我姨……随你吧……”
??我一愣,停下车,看着她。她有些羞,道:“怎么,这样看我,我是怪物啊。”
??我道:“姗姗,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姗姗道:“你以为我是小肚鸡肠的人啊。”她红着脸小声道“我昨晚听到我姨的叫了,我觉得好刺激,她一定好幸福,她叫得我差不多又要你了……”
??我感动得抱住姗姗连连亲吻。
??我对姗姗说艳姨一定不肯的,她怎么能跟外甥女婿呢,那样她会觉得对不起姗姗你,除非……除非让艳姨知道这也是你的意思,今晚……。姗姗捶道我道:“好坏好坏。”
??晚上,艳姨出去后我和姗姗并没有**,我们洗了澡等艳姨回来。艳姨回来后,见我们已躺下,以为我们已睡了,便去洗了澡,来到床上和姗姗睡在一起。
??过了十多分钟,艳姨已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我从沙发上下来,走到床边站在床边俯下身抱着姗姗,不住地抚摸她,其实我和姗姗早已是欲火焚身了,只是等艳姨回来,我近不及待地把姗姗臀部拉到床沿,架起她修长的腿,玉茎向她小嫩穴插去。
??美少女先是呻吟着,随着我动作的加快,她越来越急促地叫唤,不住道:“哦……好哥哥……搞死我……了……弄死妹妹了……啊……嗯……”
??我隔着睡袍搓揉她挺拨的**,边用力**,不一会姗姗**到了……
??在我和姗姗做着时,我见艳姨故意装着睡着的样子,翻了一个身脸朝外,背朝我们,我知道她不可能睡着的,只是想成全我和姗姗的好事,说不定还有些不高兴,心里在说,我出去给你们风流你们不风流,偏偏等我回来才风流……
??由于心中有计划,我十多分钟中就弄了姗姗两次**,她有些累了,示意我去弄艳姨。
??我从艳姨身后抱住艳姨,一手去抚摸她的大**,过了一下,艳姨装作朦胧状推开我的手道:“姗姗,你干什么。”
??我道:“艳姨,是我,小峰……”说着一腿压上她下身,半边身子也压住她。
??这时姗姗也过来说:“姨,峰哥弄死我了,他还没得,你给她弄弄吧。”
??艳姨很意外,道:“怎么使得?”
??姗姗被我搞得浪起来了,道:“姨,只要峰哥能进去就使得,你们昨晚的事我知道了……”
??听了她的外甥女这么说,在昏暗的光线中我看到艳姨娇靥不胜妩媚,低垂粉颈,我搂着她的蛇腰,手感既软又滑,她的娇躯像触电了似的颤抖了起来,我趁机一手摸到艳姨下面,早已是**涟涟的了,艳姨有些不自然,道:“你们两个小坏蛋……”
??我端起艳姨的双腿,睡袍滑了下去,没穿有小裤,于是涨大的**往她水涟涟的**一犁,艳姨“啊”一声叫,心里感受这说不出的爽……
??一个小美人,一个大美人,我第一次同时与两个女人**,令我感到十分刺激,我疯狂地轮流弄着艳姨和姗姗,最后我伏在艳姨身上,不住搓弄她的大**,在无比淫荡的环境中,我把精液射到艳姨水浆四溢的**深处……
??第二晚,我们如四先约好一般,我洗了澡在床上等,姗姗第二个洗出来,她一袭纯白的睡袍,高挑苗条的身子充满了青春纯洁的诱惑,我抱住她,亲吻着,抚摸着。不一会,艳姨也洗好出来了,她一袭橘黄色的睡袍,大**轻颤,丰臀后翘,充满性的诱惑,她来到床边,我一把抱住,把艳姨和姗姗并排放在床上。
??我伏在她们二人中间,两腿分别插在她们的双腿之间,大腿处压着她们胯间的大包,双手各搂住一人,一掌抚弄一人的**,我欣赏着怀里的大小两个美人,姗姗全身纯白的睡袍在色灯下显出粉红色,娇羞无限的她让人无比爱忴,她由于是舞蹈妈妈的遗传,下身比上身长出许多,双峰挺拨未满,**如黄豆般,而艳姨又是另一番景色,奶大臀凸腰细,奶头如一粒花生般硬挺,隔着睡袍凸现出来,艳姨面庞媚中带妖,艳光四射,让人一碰不禁心跳加速,热血沸腾。
??我同时抚摸着亲吻着二人,抚摸她们的**、小腹、直到大腿根部时,姗姗浑身颤抖,艳姨享受似的娇吟阵阵。我放开艳姨抱住姗姗的腰,隔着睡袍在她**上吻着,慢慢地我往下,直到她胯间的青苹果部位,直吻得她浑身战粟,我慢慢地掀起她睡袍下摆,啊!纯白的睡袍下那只刚长了几根小亮毛的小包白净而嫩滑,小肉缝里由于**的作用,更是晶莹剔透,我吻上去,虽然姗姗这美少女最宝贵之处经我无数次开垦,经我无数次亲吻,但每一次都让我多么爱怜,让我不忍破坏……我亲吻着,吮吸着那嫩嫩的小肉芽,舌尖探着那小嫩穴,姗姗已是舒爽得吟叫连连,我抱住她腿根,不住**,一会儿,姗姗浑身颤抖,一股浓白的琼浆涌出……
??艳姨在一旁看着我亲吻她外甥女,这种爱吻无疑更感染了艳姨的欲火。姗姗**过后,我放开她,抱起艳姨,艳姨橘黄色的睡袍在昏暗的灯泡下更是显得光滑柔坠,光鲜性感,她在我怀里,让我**高涨,我疯似地亲吻着她的面庞、嘴唇、耳廓,然后往下直到她的雪颈,隔着睡袍在她丰弹的大**上吻着,拱着,渐渐往下直到她小腹,我的嘴唇在艳姨那平坦而光滑的小腹上吻着,一路往下,到她大腿根,大腿内侧,艳姨早已曲起双腿,张开胯部,呻吟着等我去吻她那丰满发涨的馒头了。我隔着睡袍吻上去,轻舔慢吮着,艳姨忍不住大声叫唤起来,我忽然掀起她睡袍下摆,呀!一个丰涨无毛白嫩的软山包高耸着,由于艳姨双腿张开,她包上那条肉缝也跟着张开了,两边各一片蚌肉外翻,**直流,更要命的是,艳姨包上那**两瓣肉缝和两片蚌肉张开着,从中心往外,由鲜红逐渐变为暗红,犹如一朵盛开的红玫瑰,无比性感。这确是艳姨“野玫瑰”艳名美称的点睛之笔!怪不得曾听人说,谁没上过“野玫瑰”那是白活了一次,谁要上了一次,那一辈子也忘不了……
??因为她是我姨,前几次,我上她都是在慌张或是**冲昏头脑的情况下的,这一次仔细玩弄,才知一个全市第一性感**的妙处所在。我更疯狂了,扑在艳姨的胯间,不住吻吮着,舔吸着,挑弄着这个亿中挑一的宝贝,艳姨手捧着我的头,不住大叫唤,我吮舔一阵发现,艳姨那玫瑰旁有少许红印,我明白了,原来艳姨洗澡后在她本来就如花的**处涂上了玫瑰色的口红,使那里更鲜艳逼真,更性感的具有挑逗性。
??花瓣经我一阵吮舔之后,没有褪色,反而因在浪液和唾液的滋润下闪着晶莹的光,更鲜活,更生动了,如一朵带露的玫瑰……
??好久,我恋恋不舍起来,一手搂着姗姗,一手搂着艳姨,迫不急待地紧抱着艳姨,将我火热的嘴唇,印向她鲜红的艳唇上,把我的舌尖吐进她的小嘴里,眼前的艳姨,此刻的她被我吻得心头直跳,娇躯微扭,感到甜蜜蜜地忍不住将她的香舌勾着我的舌尖吸吮着,整个丰满细柔的身躯已经偎入了我的怀里。美人在抱,使我也禁不住这种诱惑,伸手去揉摸着她肥大浑圆的**,只觉入手软绵绵的极富弹性,顶端红嫩嫩的新剥鸡头肉,充满了诱惑,我吻着揉着,弄得这艳姨娇脸含春,媚眼像要入睡了似地半眯着,鼻子里不停地哼着使人心醉的娇吟声。我继续在她**上抚弄着,五只手指捏揉按搓地不停玩弄着她胸前富有弹性的大**,她虽已三十多,但身材更是火爆,同时搂她和姗姗在怀,便可感知她身子肉感十足,特别是大**和丰臀,是姗姗比不了的,丰满肉感的**,细滑的肌肤,嫩得几乎可以捏得出水,尤其她丰肥的大**,姗姗道:“哥哥!我姨的**好大……”
??姗姗于是便把我推向艳姨,俯下身来去弄我的大**。
??我把**顶到姗姗唇边,姗姗握着大**往她的小嘴里塞去,**经过香舌的啜舔更是涨得像一粒红通通的鸡蛋般填满了她如樱桃般嘟嘟的小嘴,我挺起腰身,调整角度,把姗姗的小嘴儿当成**般进进出出地插干着,而上面继续热吻着艳姨,抚弄她的大**。
??“唔……唔……唔……”姗姗呻吟着,不住前后摆动着头,让我的**在她口中进进出出,用唇和舌刺激着棒头,吃了一会儿大**,她才吐了出来,拉过了艳姨,对她说:“姨!现在换你来替哥哥吃吃了……”
??艳姨半推半就地被她按着伏在我胯下,伸出香舌替我舔了舔**,接着张开小嘴把我的大**含在口里,吸吮套弄了起来,她的玉手握着我的**,上下套弄着,服侍过众多领导和大老板的艳姨吃**工夫比姗姗强多了,不但我的棒头被她唇和舌美妙的刺激,棒根也被她软手套弄着,她娇喘不已,我则心跳加速。姗姗又靠到我脸旁,献出香舌和我缠绵热吻起来,我把大**挺在艳姨的小嘴里,让她吮吸得更爽,忽然,我脊背一麻,一大股浓精涌射出来,而艳姨仿佛要吸干我的全身,对我涌射出来的浓精不顾,依然双手在套弄着,头更快地前后摆动着让我的**在她口中出入,我的浓精直射到她面庞、眼睛、嘴唇、雪颈到处都是,末了,还直从她下颌流到胸前大**处的睡袍上……
??姗姗见我被艳姨弄得如此狼狈,怔住了。艳姨也没想到那几次这么神勇的我被她就这样降服,也怔住了,跪在我跟前不住擦着下颌,看着我。大概她有点后悔不应该这样弄我,因为她和姗姗那发浪的穴我还没插呢……
??我一边一个搂住她们,一手一个抚弄她们的**,想到姗姗那爽嫩的穴和艳姨那美丽的穴,我**很快抬起来。
??艳姨和姗姗惊喜不已,我伸手去掏着姗姗的小**,摸了我满手的**,弄得她发浪地趴在床上,两脚半跪,大肥臀抬得高高的,现出那**涟涟的小**,娇吟着道:
??“哥哥……妹妹……要…………你……快来……………哥哥……的……来……吧……哥哥……”
??姗姗准备好了后,我将我的大**从艳姨小嘴里抽出,艳姨也想看我和她外甥女的**场面,毕竟这对艳姨来说,一男二女**还是头一次,是很新奇又刺激的!我移到了姗姗的身后,两手扶着她的臀部,身体微微往上一挪,大**正好对准了她的**口,把**在她小**上磨了几下,忽然将她的臀往后一拉,大**就“滋”的一声干进了她的小嫩穴,深深插了几下。只听得姗姗叫道:“啊……啊……哥哥你……的……大**……干进……了……妹妹……的……**心……了……喔……喔……嗯……嗯……妹妹……被……大**……干得……好舒服……唷……啊……哥哥……妹妹……的……大**……亲……丈夫……快……快干……妹妹……的……**……吧……用……用力……的……干……把……把妹妹……干死吧……喔……喔……”
??我开始用力地插干着姗姗,而她的**也随着我抽送的速度越流越多,艳姨看着外甥女如此骚浪的情状,我一把搂过艳姨边吻着艳姨边隔着睡袍去搓揉她的大**,而下面却不停地在姗姗的小嫩穴中**着,姗姗时而转头看着我插干她的小**时而看我搓弄她姨的手,感到成分刺激,我左抽右插,越干越起劲,大**像一只热棍子似地不停捣弄,**已被她紧凑的**阴壁夹得坚硬如铁,“啪!啪!啪!”这是我的小腹撞击姗姗臀部,“噗滋!噗滋!噗滋!”这是我的大**在她的小嫩穴里干进抽出。
??一旁的艳姨看着我们也浪得她忍不住**直流,一手伸到自己下身去扣揉着发浪的**,只见她雪白的大腿中间,露出了一条鼓澎澎的肉缝,穴口一颗鲜艳红润的阴核,不停地随着她挖扣的动作颤跃着,两片光洁白嫩肥美的大**也不停地闭合着,泄出来的**弄得**口湿亮亮地,流满了她大腿根部和底下的床单。
??突然下面的姗姗尖叫着,并剧烈地挣扎,上身直立起来,两手紧搂着我的腰,她**来临了……
??等姗姗**过后,我便抽出了插在她**里的大**,扑向艳姨的诱人的玉躯,将那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压倒在床上,我望着这具美妇丰满的**,肌肤雪里透红,大的**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丰肥的**像小馒头似地高凸饱涨,比她外甥女姗姗还要动人心弦。
??我对她说道:“好艳姨!快……,我要你……”
??艳姨缓缓地张开了那两条粉腿,我伏上她软绵绵的娇躯,大**已顶住她发热的穴口,我在她的大**揉弄了一番,直弄得艳姨浪吟连连,**又流出了不少。
??我的大**在她穴口的大**上揉着,艳姨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着一般,直浪扭着娇躯,欲火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娇喘着呻吟道:“哎……哎哟……我……我……难受……死了…………人……人家……很痒了……哎呀……呀……你……你还不……快……来……哟……哟……”
??我把大**对准了她的**肉缝的中间,屁股一沉,大**就顶进了**里三寸多长。
??艳姨娇躯猛地一阵抽搐,只听得一声叫:“啊……”
??我的大**被艳姨滑溜溜的**夹得酸麻爽快,大**在她穴里磨揉着**的嫩肉,我轻挑慢插地弄着,艳姨被我的技巧磨得浪吟道:“呀……呀……对……对……哎哟……喔……好……好爽……好舒服……唷……呀……我……我的……亲……哥哥……大……**……亲丈夫……呀……呀……姐姐……的……**……趐……趐麻死……死了啦……哎哟……喔……”
??艳姨舒服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加上她躺在我身下呢喃的呻吟声,激得我更迈力地旋转着我的屁股,艳姨的**里**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阵流完又接着流了一阵,把她肥臀下的床单都流湿了好大一片,艳姨顾不得有外甥女在,大声**起来:“呀……嗯……嗯……好……好舒服……亲……哥哥……你……干得……姐姐……好爽喔……哎……哎哟……舒服透……了……姐姐……受不……了……哎唷……快……大力……干我……嗯……亲丈夫……快用……大**……大力……干我……嘛……嗯……嗯……”
??艳姨越来越骚浪,插干起来也越是让我感到爽快,於是我越干越有劲,越干越用力,姗姗在一旁看着,我又一把抱过她,下面用力干着她姨,上边抱着姗姗不住亲吻,不住抚摸她的稣胸。
??艳姨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发浪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时我的大**整根插进艳姨的**里,顶着她的花心辗磨着。美得艳姨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哎呀……喔……唷……亲……哥哥……姐姐……真是……舒服透……了……嗯……嗯……**……美……美死了……哎唷……姐姐……真……要被……亲哥哥……的……大**……奸……奸死……了……啊……啊……亲丈夫……你……碰到……姐姐……的……花心了……喔……喔……亲……丈夫……姐姐……要……要丢……丢了┅……好美呀……”只见艳姨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大气,整个人就瘫在床上,浸出密密香汗的娇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我从艳姨身上下来将姗姗的双腿架到肩上,手抱着她肥美的**,大**瞄准了洞口,藉着她流得穴口满满的**帮助,一下子就整根插干到底。**潺潺外流,滋润着我的大**,再加上**还残留着她我姨泄出来的**和阴精,插起她的小**更觉奇美无比,同淫的乐趣,真是世上几人能够拥有的呐!
??姗姗浪哼着:“啊……喔……喔……哥哥…………妹妹……爱死……你……了…………哼……美……美死了……插……插死……妹妹……吧……受不了……喔……喔……要……哥哥…………喔……喔……哥哥……妹妹……爱死你……了……啊……喔……你是妹妹的……好老公……”
??十多分钟后,姗姗又一次**来临……
??当姗姗得了三次**后,我知道她已经受不了了,放过她,专门来对付艳姨,这时艳姨也恢复了神智,见我无比神勇地插干着她的外甥女,她的春**焰又被点燃了起来,她越来越发骚,我让她跪在床上,大**不管一切地用力往前一顶,冲进了一只温水袋似的肉穴里。
??“喔……喔……好爽……”这是艳姨迷人的浪哼声,我伸出手搓弄艳姨的大**,捏揉着她的大奶头,搓着她们**的嫩肉,一面****的肥**。
??“哎……哎哟……哥哥……你插得……妹妹……好爽……**……趐麻死……了……哟……哟……啊……浪死……妹妹……了……啊……”
??“啊……喔……喔……捣……捣烂了……亲哥哥……的……大**……要……捣烂……姐姐……的……**了……干死……姐姐……”
??“呀……嗯……哼……哥哥……呀……妹妹的……大**……哥哥……嗯……嗯……你要……插得……妹妹……死……了……哥哥……你快……插死……妹妹……喔……喔……大**……顶到……妹妹……的……花心里……了……啊……喔……真……真爽哟……哟……”
??艳姨与姗姗的**不一样,姗姗是一种温柔纯洁的声音,在哼,在吟,在享受,间或有几句情不自禁的话语,让人爱忴不已。而艳姨刚是从呻吟到忘情**,淫声浪语一齐出来,让我被刺激得更兴奋,使暴涨的大**一个劲地在她胯间戳去……
??兴奋中,我也叫起来:“艳姨……我好爱你……阿艳姐姐……好姐姐……哦……我的好妹妹……阿艳妹妹……”
??我疯狂地插着我姨的**,直插得浪水横流,淫浆四溅,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也不知艳姨**几度,突然我感到无限的舒爽,背脊麻痒,一大股精液狂射在艳姨肚子里……

上一篇:第十七章补 下一篇:第十九章 给准丈母娘玉媚姨按摩